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访谈 >

裴显生教授采访记

2014-03-24 16:57:46  浏览次数:

王子海

全球化语境下写作理论与写作实践教学研讨会暨中国写作学理事会第七界第一次会议在蓉城召开了。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采访了中国写作学第六届理事会会长裴显生教授:

记者:裴教授,欢迎你来到成都,你对成都的印象怎样?成都有什么给你留下过深刻的印象吗?

裴教授:我已经是第四次来成都了,成都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有丰厚的文化底蕴,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我来成都有两个地方必须去:一是武侯祠,因为那里有我的唐代先祖裴度的著名碑文,我曾经把碑文拓下来,在我家乡浙江的老家的祠堂中建一个同样大小的碑,把碑文刻上去,并且在背面用现代的话语进行解释,让我的晚辈们牢记祖先是怎样教我们做学问、做人、处理事务的。二是杜甫草堂,我觉得杜甫是一个关心人们疾苦的好诗人,这样的诗人才是我们应该怀念和尊敬的。川师大也是我喜欢去的地方,我曾经漫步川师,给我的感觉是川师发生着深刻的变化,是听得到脚步声的变化,我也祝愿川师发展地更快、更好。

记者:谢谢裴教授。裴教授,在一次采访中,你提到了“六有”(心中有爱、肩上有担、腹中有墨、胸中有世、目中有人、手上有艺),那么,你觉的这与写作学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裴教授:首先说明,这“六有”不是我一个人的创造,是一次台湾知名学者郑经铭来大陆讲学,我们在一起讨论做人与做学问的问题,针对主体的修养问题提出的,并非我一个人的功劳。与写作相联系,我觉的用一句话来概括最恰当:铁肩得道义,妙手著文章。我们不但要掌握科学文化知识,还要把这些知识上升为自己的智慧,并进行创新来解决实际的问题。写作主体就要结合自己的情感,把自己的知识凭借智慧表达出来。

记者:裴教授,你作为会长对于中国写作学会有着怎样的期待和愿望?

裴教授:首先,我对于写作学有着深厚的感情。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我参与了学会的创建,那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在1980年开始担任副会长,因为我还比较年轻,就承担起了学会的一些任务。从1988年到1997年担任了常务副会长,所承担的任务更加繁重,当然,我们对于写作学的热爱也是我一直坚持的动力。1997年至今,我担任写作学学会会长,感觉身上的责任更加重大,更加热爱写作学这个学科,虽然我曾经在学校担任语言学、文艺理论、现当代文学、新闻传播学科的课程,但这丝毫没有改变我对写作学的深情。其次,我想我们的写作学学会要团结。只有对写作学十分热爱的我们走到一起组成这个团体,并且为写作学的发展付出汗水和泪水,写作学才会有所发展。第三,我们写作学学会要注意观念上的与时俱进,我们才有发展。比如对待网络文学写作,我们不应该去远离它、抛弃它,而是理解它、熟悉它、掌握和运用它,这样我们的写作才能适应时代的潮流,适应社会的发展,为自己寻找发展的空间。

记者:裴教授,现在高考是社会热点,牵动着千万人的心,你对高考语文特别是高考作文有什么样的看法?对于语文教育有怎样的看法?

裴教授:应该说,作文能力的培养应该是从娃娃抓起,不能等到大学、研究生阶段才开始培养。我觉的大致分为三个阶段:(1)小学和初中阶段,要注重基本功的培养,比如对字词的把握,对语法技巧的熟练等。(2)高中阶段,我提倡“公民写作”。就是要培养学生处理公务、私务写作的能力,既能处理自己的日常写作问题,也能表达对社会事务的态度,具备一个公民的基本素质。(3)大学则是专业写作。比如你是法律专业的学生,所有你专业内的写作你都要掌握。

关于语文教育问题,我觉的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一是过分强调外语的重要性,排斥母语教育。可以看作是一种语言霸权主义,这样学生只是一种应试能力的培养,没有对中国汉语的重视,造成母语写作能力不足。二是应试教育,这是考试制度上的缺陷。学生首先要注意生活知识积累,其次要培养思维判断和分析能力,最重要的是语言表达能力。这样,学生才能写出满意的作文。

记者:裴教授,我们很想知道你是如何安排现在的生活的,你能说说吗?

裴教授:哈哈,我觉的我的一生是在读书——教书——写书中度过的,所以无论到什么时候,就是现在我的第一安排还是读书。当然,我现在做的很多工作是为年轻人看看稿子,交流知识。其次,我年轻的时候很少陪我的夫人,现在我就经常陪她在我们住的秦淮河散步,哈哈,算是一种补偿。还有我十分喜欢和我的老朋友们聊天,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追求和爱好。

记者:哈哈,裴老师作为学者十分优秀;作为朋友十分忠诚;作为丈夫十分合格。

裴教授:谢谢你。祝你学业有成!         

(裴显生,笔名南达、青山,汉族。浙江天台人。中共党员。195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1950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青年团苍山区工委宣委、天台县工委秘书,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写作教研室主任、当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大众传播研究所所长,教授。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主编《全国大学生短篇小说选》、《写作学新稿》、《油豚壮歌》等。专著《和文学青年谈写作》获首届金陵文学奖园丁奖、江苏省写作学会首届优秀著作一等奖,《写作学新稿》获1988年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二等奖、中国写作学会首届优秀著作一等奖。不幸的是,裴先生已于今年729日在南京因突发心脏病去世)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