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访谈 >

讲真话谈新意说明白——访原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名誉会长苗枫林

2014-03-24 09:14:03  浏览次数:

   
 

    在中国当代公文学术研究领域,原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名誉会长苗枫林同志是一位众所公认的旗手,也是中国公文学学科的奠基人和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的创始人。811日下午,在西安召开的全国第十二届公文学术年会暨第五届中国公文论著颁奖大会上,笔者有幸见到了这位敬慕已久的老人,并就当前中国公文写作与研究等话题单独采访了他。

    苗枫林老人今年已经80岁了,但看上去仍神采奕奕,思维敏锐,谈吐清晰。早在1946年他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1956年就读于中央团校并留校任教。从1970年起到1985年止的16年里,他先后在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纪律检察委员会等党和国家重要部门从事政策研究与公文写作工作,为胡耀邦等许多领导人直接服务,每年起草并发用的报告、通知、决议、决定、讲话稿等各类公文就有30万字左右,还有因各种原因未被采用的大量公文毛稿不算其中。即使从1986年起他担任中共山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以及后来当选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其间十多年地方高级领导干部的生涯里,他也笔耕不缀,常常亲自“爬格子”到深夜。在公文实践领域,他是当之无愧的“老黄牛”。

    其实,苗枫林老人不只是一个撰写公文的实践家,更是一个研究公文的理论家。1988年,他就出版了轰动全国的《中国公文学》一书,第一次比较系统的把公文作为一门学科进行研究,提出了一系列对公文写作研究具有很高理论价值和实用价值的新观点,不仅深入研究了公文的演变及其发展过程,而且从理论和实践上探讨了公文写作的基本规律。这本书的出版,填补了我国公文理论研究的一项空白,为我国公文学的正式创立做出了重大贡献。1989年,“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筹备委员会”成立,苗枫林被推举为筹委会主任;1992年研究会正式成立,他全票当选为首任会长。十多年里,他率领这支实力相当雄厚的研究队伍,脚踏实地,循序渐进,奋力拼搏,开拓创新,把中国公文学术研究不断推向前进。在中国公文学术研究领域,他是名副其实的“领头羊”。

    谈起当前我国公文写作的种种弊端和不足时,老人首先向我列举了两个例子:一是山东鲁东大学公文研究中心最近检索了30件公文,35万字,其中 “要”字句就占了44.94%。二是现在网络很发达,一些人写公文习惯于先上网搜索,结果你抄我,我抄你,竟然出现了两个不同县的年终工作报告几乎一摸一样的丑闻。老人气愤地说,这怎么行?这样下去,文风不正,党风不正,社风不正,会严重损坏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那么,如何改变目前的一些不正文风呢?苗枫林认为,公文要讲真话和短话,谈新意和趣味,说明白和通俗,要让老百姓看得懂,坚决不说空话、套话、假话、官话和那些正确的废话。

    公文要讲真话。对此,苗枫林老人感叹不知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难?他说,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栏目之所以被受关注,关键是敢讲真话。而我们的一些公文工作者和领导,却习惯于讲空话,唱官腔,甚至于当着媒体和众多人的面说假话。一个公务员,讲了假话,写了假文,你失去的东西很难挽回。这正是许多“聪明人”的不聪明之举。所谓谈吐要真实,包括通过讲谈传递的信息、社情、知识要实在可行,做到言之有据,言之成理,言之凿凿。老人直言:讲真话、实话,是一个领导的起码准则,也是做人的一个起码准则。如果一个人张起嘴来满口假话,言而无信,那他的讲话还有什么作用呢?

    公文要谈新意。苗枫林老人告诉笔者:公文,总要给人新东西,不要说“车毂轮话”和“人云亦云话”。公文,要简短精炼,直截了当,要言不烦,意尽言止,观点鲜明,重点突出,要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公文,要有新思路、新举措、新语言,说出的话要有感染力和亲和力。老人说,一项新工作的推进,一项新事业的发展,你在讲话时,不要把新意淹没在一大堆陈辞烂调的老话中。而是努力发掘它在观念上的创新点,并且准确的告诉听众。对听众的思想不要回避,而是回答他们想得到的新信息,回答社会发展所提出的新问题。在目前的信息时代,人民群众的思想是很活跃的,作为一个公务员,一个领导干部,要敢于“搭台唱戏”,敢于向听众发表讲话,不应回避矛盾去讲那些无关群众切身利益的老话、套话和官话。

    公文要说明白。苗枫林老人说,公文是写给大家看的,是讲给大家听的,一定要通俗易懂,否则,大家听不明白,公文就达不到目的,就失去了意义。现在,有些人说话好卖文采,好居高临下,常常以“训话”的形式去讲话,以别人听不懂为骄傲,以空话连篇、言之无物以及“党八股”式的“长蛇阵”为喜好,讲起话来“之乎者也”、咬文嚼字、官气十足,给党群关系、人际关系带来很大损坏。这不纯粹是个方法问题,而是观念障碍,根子就在你心眼里觉得自己比别人高出一头。这种人讲起话来还常常有一种口头禅:“我讲的你们懂得吗”?他很少或根本就不知道用 “不知我讲明白了吗”这样的句式与听众沟通,于是,常常就出现了“上面开大会,下面开小会”的局面,你不尊重听众,听众也就不会去尊重你。因此,公文写作特别是领导人的讲话,要学会说短话,说大家都能听得懂的明白话。说有逻辑、有层次、有信息量的短话。不要说那些深奥话、肤浅话、题外话、重复话和乏味话。

    说到自己曾在中央工作十六年的公文实践时,苗枫林老人深有感触地说,那十六年对自己的公文写作能力锻炼很大。经常是一个电话过来,告诉你一个题目,他就要为此忙乎几小时、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于几年。记得1978年有一天早上一上班,首长就把他叫过去,让他看一期《新华社内参》,上面反映一些地方出现了群众对来访的外宾不尊重事件,诸如当着日本人的面喊 “打到日本帝国主义”;当着美国人的面高呼“让美国佬滚出去”等等,要求他中午12点前拿出一个 “紧急通知”来。他看完《内参》后,紧急召集有关专家开会,必要的调查进行完毕后,都快十一点了,但他还是赶十二点前交出了答卷。第二天,中共中央办公厅就发出了《关于纠正在接待外宾来访中出现的几个错误现象的紧急通知》。苗枫林说,象这样的“急就章”他经常遇到,但更多的是为一个题目组成一个调研班子,写上几天或几个月,比如,《关于党的生活准则十二条》他和几个人就调研写作了近半年,下发后在党内影响很大,对端正党的作风起到了积极地推动作用。每每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有了回报时,他就打心眼里高兴。

    其实,在公文写作实践中,苗枫林老人写的最多的是领导“讲话稿”。对此,笔者好奇地询问他对当“幕后英雄”有没有其它想法?他不假思索地反问笔者:能有什么想法?这稿子虽然是你起草的,但题目是领导出的,好多观点也是领导自己的,你不过充当了一个文字秘书而已。说到这儿,老人向我举了前不久媒体报道的一个例子:《毛泽东选集》里有一篇题为《劝杜聿明投降书》,有位老军人说这是他写的,当时他在前线正打仗,写了一篇阵地广播稿,后来毛主席知道了,就改了改,以毛泽东的名义发表,老军人就此认为,这篇稿子的真正作者应该是自己,而不是毛泽东。苗枫林说,这名军人只不过为毛主席写了个初稿,毛主席还该了许多,即使没有改,但毕竟以毛主席的名义发表,对战局有利,当然应该算是毛主席的作品。如果当时只是以一名普通军人名义发表,肯定起不到那么大的震动,所以,他不赞成这名军人现在“翻老账”。

    在谈到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二十年的发展历程时,苗枫林说,这二十年研究会主要抓了四件大事:一是紧紧围绕中央公文改革进行阐释性的研究和宣传;二是对党的老一代革命家的文风进行研究和宣传,比如,毛主席百年诞辰时,研究会就编著了一部《毛泽东的公文理论与实践》一书;三是对不同领域的公文进行分门别类的研究,出版相关的专著;四是对中国的公文史以及外国公文进行比较研究。二十年,研究会或会员个人编著了280部公文书,发表论文3200篇。苗枫林老人说,二十年,研究会换了三任会长,他算是第一任会长,他写了大半辈子公文,1985年出版的 《中国公文学》,算是他向人民交出的毕业答卷。后来,鉴于自己长期脱离公文实践,跟不上时代步伐,于六年前恳请辞去了会长职务,由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林茂出任第二任会长。两年前,陕西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桂维民接任第三任会长。

    采访中,苗枫林老人对新一任会长桂维民同志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说,桂维民会长曾长期在陕西省委、人大担任领导工作,有很强的组织领导能力,且在公文写作上既有实践,又有理论,我对他是先赏其文,后见其人的。而且,桂维民会长目前还在现代前沿学科“应急学”发表过许多著作,是一位真才实学的专家型领导。苗枫林老人对桂维民出任新一届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会长给予了厚望,他相信,在桂维民会长的带领下,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这个很有生气的学术团体,一定会继续推动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事业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

    采访临末,应我的要求,苗枫林老人递给我一份他的《个人简历》,我发现除了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名誉会长外,他还是中共十三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山东省诗词学会会长、山东省老年学会会长等。他的著作除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公文学》以外,还编著有 《中国用人史》、《中国古代心战》、《步履集》、《孔子文化大全》、《世界改革史》、《中国古代名物大典》、《国家公务员写作辞典》、《当代公文写作》等。他不仅开创了我国的公文学研究领域,而且还在书法、诗词、老年学方面有着很高的造诣。

    看着眼前这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功绩卓著、光环四射的非凡老人,我不禁油然而生敬意,并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祝福:祝福苗枫林老人晚年幸福,健康长寿!也祝愿老人开创的我国公文学研究事业不断发展和壮大!

                                                  (杨讲生)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