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秘苑文萃 >

秘书们的精彩和无奈

2014-03-27 11:33:27  浏览次数:

  加班写完材料,办公室的窗外已经泛白。汪海东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凌晨4点。春节前后,正是地方政府部门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对办公室文字秘书来说,一整夜不眠不休更是家常便饭。

  “早上830还要陪厅长去参加一个会,打个时间差,在老婆上班之前跟她照个面,好歹也算回过家了。”连续几夜在办公室加班的汪海东,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下楼往家赶。

  汪海东经常调侃自己属于机关“蚁族”,在他们的圈子中流传着这么一句顺口溜:“伤脑筋,少睡觉;省床铺,费灯泡;一宿写个大报告,还怕领导皱眉毛。”

  又苦、又累、又忙,这是秘书群体对自己职业状态的评价;但是在外界看来,秘书岗位则像“官窑”,“进去都是一摊泥,出来变成青花瓷”,意指秘书岗位锻炼人、升迁快。

  基层党政秘书,到底是在机关打苦工的“蚁族”,还是经“官窑”煅烧上釉,终能修成正果的“青花”?现实生活中,秘书群体又有着怎样的精彩、无奈和尴尬?20101月下旬,《决策》杂志联合安徽省委党校、山东胶南市委党校,面向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开展了“党政机关秘书群体形象”的问卷调查活动。

  既被仰望又被俯瞰的群体

  勤勉、低调,是绝大部分机关秘书留给外界的第一印象。

  “他们总是衣着得体,肥瘦适度,一副洞察世事的样子;他们做事有条不紊,不急不躁,随时保持听从领导召唤的姿态;他们一般拎着公文包,悄悄在人群最后落座;他们话不多,笑不多,很多时候总是波澜不惊地点头或摇头;他们走路的时候腰板挺直,慢慢踱成比领导小一点点的方步……”

  网友“流年如星”在天涯公务员论坛上,将他眼中的秘书们刻画得栩栩如生。“观察他们,让我体味到机关秘书这个职业的无比微妙,这个群体被底层的人们仰望,又被上层的人们俯瞰,而其自身的沉默和低调,则在更多的时候令人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这个既被“仰望”又被“俯瞰”的群体,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个特殊群体。在《决策》杂志开展的问卷调查中,275份有效问卷有高达67%的受访者认为“秘书是一个特殊的职位”,只有20%的受访者认为其“不特殊”。那么,在人们的心目中,到底是哪些原因导致秘书职业的特殊性呢?

  调查问卷显示,68%的人认为“秘书与领导接触多,学的东西自然多,因此,秘书岗位是一个锻炼人的岗位”;还有20%的受访者认为,秘书岗位的特殊性与其接近领导的便利性有关,“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有11%的人认为“秘书尽管在幕后,但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决策”;更有9%的人认为,领导对秘书的过分倚重,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拐杖化生存”现象。

  任何职业,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甘苦自知。安徽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缪传真,曾经服务过3任县委书记,有着20年机关秘书工作经历,在接受《决策》记者采访时,他如此总结秘书群体的职业状态:“秘书工作是有思想无主见,有成果无形象;在别人眼中,你是有权力无职位;工作性质是有心事无口表;个人形象是有本事没脾气”。

  缪传真将机关秘书分为文字秘书和拎包秘书,他认为文字秘书离领导“脑”近,拎包秘书离领导“心”近。在他看来,最让人苦恼的是,给领导写材料的往往不是每天跟在他后面跑的人,“我有时候就很困惑,不知道领导今天讲话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什么样的氛围。苦思冥想,只有发挥想象力了。”

  但是拎包秘书也有其烦恼,有人形容他们的工作就是守机子、提包子、端杯子、开门子。但是,哪怕帮领导开车门这件小事,也有很多讲究。一位供职于机关的年轻秘书就给记者讲了他经历的一件囧事。有一次,领导调研结束准备返程时,他情急之中为领导开错了车门,领导就是不坐,径直走到司机正后面的座位上去,众目睽睽之下,年轻秘书很是尴尬。

  每一个秘书,都能说出一大堆的烦心事。接受问卷调查的61位有过机关秘书工作经历的受访者,将“秘书最辛苦的工作”排序如下: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47%);写不完的讲话稿(44%);替领导办私事(9%);为领导挡驾(3%)

  那么,“对一个秘书来说,最令人欣慰的事情又是什么呢?”高达62%的受访者认为,“所做的工作能够得到领导的认可”是最让人开心的;“拥有社会资源,得到社会尊重”以及“能够拥有和谐的同事关系”也是选择较多的选项。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