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趣闻轶事 >

军阀韩复渠盘踞山东的趣闻轶事

2016-07-15 16:43:06  浏览次数:

韩复渠(1890-1938,民国时期军阀。韩复渠,河北霸县人,系民国时期的一个风云人物,1930年任山东省主席,达七年之久,成为蒋介石统治时代在位时间最长的省主席。他任山东省主席时,军政、财经、司法一把抓,俨然是个割据一省的“土皇帝”,成为一代枭雄。1937年日军攻山东,韩复渠为了保存实力,未经久战就擅自令所属部队后撤,严重影响了华北、华中战局。1938年被蒋介石逮捕枪毙。 此人不学无术,大字认识不了一罗筐,闹出数不清的笑话,可是他却浑然不觉,喜欢百姓称他为“韩青天”,并以此而自鸣得意。

  
  演讲奇文五迷三道:

 

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就是演讲的天气。来宾十分茂盛,敝人也实在感冒。今天来的人不少咧,看样子大体有8/5啦,来的不说,没来的把手举起来!很好,都来了!
  
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大家应该相互原谅。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得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大家都是笔杆子里爬出来的,我是炮筒子里钻出来的。今天来这里讲话,真使我蓬荜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对牛弹琴,也可以说是鹤立鸡群了。
  

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举双手赞成。就一条,行人靠右走,著实不妥。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

 

还有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立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呢?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

 

第三个纲目,学生篮球赛,肯定是总务长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那么穷酸?十来个人穿著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再你争我抢的。
  

今天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坏人,所以我想告诉大家三个机密:第一个机密暂时不能告诉大家,第二个机密的内容跟第一个机密一个样,第三个机密前面两点已经讲了,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诸位。

 
 判案断案全凭面相:

 

韩复榘,因抗战时不战而弃山东,历史上名声不佳。在其占据山东近七年的时间里,最大的爱好就是升堂断案,被唤作“韩青天”。他这名号是自封的、属下奉承的还是老百姓送的,暂且不论。先来看看他是怎样断的案。
    

韩对法律一窍不通,但自信自己的相术,判案全凭直觉。审讯时,一句话不说,直直地盯着“犯人”看。看着看着,突然右手一挥,卫兵哄上来就把这人拉出去枪毙。如果是左手一挥,那么此人算是福大命大,入了他的眼,无罪释放。有一次,韩审上了瘾,一挥手把送公文的人当犯人给毙了。当然,他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如果审讯中,“犯人”坚强不屈,宁死不招,韩会认为此人是条汉子,欣赏之余饶了他的性命;若是一上来就招架不住,哭爹喊娘,那么管你是真犯还是冤枉,一律拉出去杀无赦。在他当山东王的几年里,狠抓社会治安,虽任性胡来,但对某些人还是起到了一点震慑作用,这也是他最自豪的地方。

  爱动心眼粗中有细:

 

民国年间,军阀韩复渠出任山东省主席,此人不学无术,大字认识不了一罗筐,闹出数不清的笑话,可是他却浑然不觉,喜欢百姓称他为“韩青天”,并以此而自鸣得意。
  
但是,韩复渠能够在乱世之中做出一番事业来,统帅千军万马,管理山东重地,是因为他确有一些独到之处。据说,在韩复渠统治期间,每当军械库要发装备或是军饷的时候,必须要有韩复渠本人盖了章的单据。韩复渠的副官见韩不识字,而且每天军械库的出入单据众多,认为有机可乘,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捞一票。于是,副官就自己悄悄的写了张单据,再伪造了一个与韩复渠的印章一样的大印,盖在单据上面然后将假印销毁,再拿这张单据去军械库领出一批装备,偷偷卖得的钱中饱了私囊。
  
过后不久,韩复渠来到军械库检查,他将所有的单据全部拿过来,一张一张的装模做样看过,突然,他举起一张单据来:“这张不对,有问题,有人竟敢伪造我的印章!”副官一瞧,吓得魂差一点没飞掉,韩复渠手里拿的,正是他伪造的那一张:就遮掩道:“韩主席,这明明是你盖了章的吗,是不是时间久了,你自己也想不起来了?”
  
“不对,”韩复渠摇头道:“这一张是假的,我知道。”
  
“可是韩主席,你怎么能够肯定这一张是假的呢?”副官不明白:“这一张上的印章,跟其它上面的印章

没有任何区别啊。”
  
“是没有区别,”韩复渠道:“可是我的印章有记号,我认得,这张上没有记号,所以肯定是假的。”
  
副官心想,我刻的印和你的一模一样啊,怎么就没有看到你说的记号呢?再问韩复渠这个问题,韩复渠把单据举起来,指着上面的印章说道:“你看清楚了,在我的印章上,有一根针,所以凡是我盖的章,纸上都有一个小洞,这张纸上的印没有小洞,所以我就知道是假的。”竟有这种事?副官一下子傻了眼。
  
这就是韩复渠的管理办法了,一个不识字的人想出来的办法,十个读书人也猜不到。

 

随地便溺应该枪毙:

 

山东省主席韩复榘在民国二十年左右,盘踞山东。不到十年光景,死在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他不管犯罪不犯罪,就看他问案时高不高兴了。那位说了:问案是司法部门的事,韩复榘是省主席怎么还管问案子呀?哎,您别看他没文化,斗大的字不认识半升,还是军事、政治、财政、文化、司法一把抓,每天自己问案子,问案时要是赶上他高兴,多大的罪名也能当场释放;要是赶上他不高兴,那算倒了霉啦,他怎么看你怎么别扭,哪怕是你在小胡同里撒了泡尿,他能给判八个字:随地便溺,应该枪毙!哎,这就毙啦!
    
他问案子还特别,三个、五个、十个、八个他不问,非得凑够了百八十个他才问哪,这叫一堂轰!别看一堂轰,可有区别:有放的,有毙的。至于哪个放哪个毙,他不说话,定了个暗记儿,捋胡子。他要是一捋左边儿的胡子,就让那些犯人站左边儿,问完了案子这些人全部释放;他要是一捋右边儿的胡子,让那些犯人站到右边儿,等问完了案子这些人全毙!
    
所以说指不定谁倒霉哪。不光是犯人,就是给他做事当差的也不例外。有一回,他的参谋长沙月波打发个小勤务兵给韩复榘送一封信,正赶上韩复榘问案子。小勤务兵一喊:“报告韩主席,您的信。”
    

“知道了,站那边儿等着吧!(同时捋右边儿胡子)。等问完了案子再找那个送信的小勤务兵,没啦。韩复榘纳闷儿啦:“哎,刚才给俺送信的那个人呢?”
    

“回韩主席,已给毙了。”“毙了,为嘛毙了呢?”
    

“回您的话,我们看您刚才跟他说话的时候捋右边儿的胡子来着。”
  

嗬!韩复榘一听乐啦:“哈哈,真有意思,算这小子该死呀!其实俺刚才不是捋胡子,那是俺挠痒痒呢!”

 

来段快书关公秦琼 

 
话说有一日,韩主席无聊之极,于是召唤名铁嘴:“来段快书!”说书人不敢怠慢:“韩主席,您今儿个想听哪一段?”
  
“那个~~~给俺来个关老爷战秦琼!”
  
“这~~这俩伙计差了四百年哪!”
  
“俺就是要听,你讲还是不讲?”
  
“讲...讲!”...... “说起那关老爷一出阵,赤面长须,青龙大刀,胯下那赤兔马、跑得比兔还快......来将何人?...这边秦琼手按黄膘马迎上前来,丁丁咣咣~~~~~霹雳啪啦,一场恶斗......妈拉巴子...老子这就坐山观虎斗去...要杀要刮随你便...老子反正是不讲了...谁讲谁他妈就是关二奶......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