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趣闻轶事 >

傅作义秘书阎又文:“红色特工”深度潜伏(图)

2014-04-18 15:30:34  浏览次数:


阎家子女认为这本书对父亲的名誉造成了损害。吴宁/

 
阎又文(后排左三)与妻子(后排左二)及家人的合影。资料图片

    “潜伏”者的生前身后

    表面上他是傅作义的秘书、国民党少将,实际上他是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老党员,是中共隐蔽战线上功勋卓著的潜伏者,曾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做出过突出贡献。他的名字叫阎又文。然而,对阎又文的子女来说,父亲的身份问题一直是纠结在心中的一团迷雾,也曾是他们人生道路上难以逾越的一道坎。他们花了20多年的时间求索得到了结果,刚刚平复的伤疤,又再次因为一本书中的两句话被撕裂。就在父亲去世47年后,他的子女不得不开始打一场为他正名的官司。

    事件回放

    因认为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真实的毛泽东——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回忆》一书中的一段文字给父亲的名誉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曾任傅作义的贴身秘书、深度潜伏的地下党阎又文的五位女儿将出版社告上法庭,要求对方立即停止侵权并承担赔偿责任。

    对簿公堂为了父亲的荣誉

    事由:子女不满父亲被指特务

    2007年初,网上一篇讲述毛泽东在西柏坡会见国民党起义将领傅作义这段历史的文章在阎家引起轩然大波——该文引用了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真实的毛泽东》一书中的一段话:主席又接着说道:“我叫你注意的是傅作义的那个秘书,这个人很坏,他是国民党的特务……”在这本毛主席身边的警卫员们的回忆录中,一名叫武象廷的警卫员在题为《记忆深刻的两件事》中写下这段文字。

    “国民党特务”、“人很坏”这几个字眼犹如钢针般刺痛着阎家子女的心。虽然没有直接点明父亲阎又文的名字,但毋庸置疑的是,当年陪同傅作义去拜见毛主席的那个秘书就是父亲本人,这在很多史料中都有明确的记载。

    父亲的真实身份已在12年前向社会公开——解放前,他表面上是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的少将秘书,真实身份却是中共中央社会部直接领导的高级战略情报人员,为人民解放战争和北平和平解放立下过卓著功勋的“潜伏战士”。

    “父亲是无名英雄,他的身份在解放后也未曾公开,直到1993年。不了解历史的人看到这篇文章后很容易相信是真的。”阎家子女不能容忍,如此权威的出版社竟会出现这样严重的错误,而且是借毛泽东之口说出这番话。

    出版社:否认特指阎又文

    阎家子女拿着能证明父亲真实身份的文件找到出版社,要求对此做出更正,并立刻停止销售侵权书籍。出版社否认“那个秘书”是指阎又文,却不能指出那个秘书究竟是谁,一次次地面谈却始终没有进展。

    今年4月,阎家五姐妹在与出版社多次协商未果后,一纸诉状将文章作者武象廷和出版社告上法庭。但生前一直拒绝与阎家姐妹见面的武象廷在开庭前不久离世,姐妹们只好撤回了对他的起诉。

    出版社表示,就在原告对文章提出异议后,他们对作者进行了回访。对方表示,自己没有编撰和虚拟,但他声称不知道阎又文这个人。“我们拿出周恩来、傅作义和阎又文等人在西柏坡的合影,请文章作者辨认有无他所指的那个秘书,他看后说那个秘书人长得又黑又瘦小,他肯定地说照片上没有那个人。”

    出版社还提交了作者武象廷生前的一份证言,证明毛主席确实说过此话,不过自己也不清楚此秘书是谁。

    出版社表示,该秘书不是特指原告的父亲阎又文,是原告自己“对号入座”,他们并未对阎又文的名誉造成侵害。

原告:文章人物指向明确

    阎家姐妹的代理律师张雁峰表示,“这两句话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但其人物的指向是非常明确的,文中用了‘傅作义的那个秘书’、‘现在来这里’等定语,文中所指那个秘书确是指阎又文。”

    大量的史料证明,当年傅作义去西柏坡见毛主席只带了一个随员,这个唯一被允许带去的随员就是他的秘书阎又文。此外,同样是该出版社、同一个责编,于2001年编辑出版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一书,在提及这次会见时,也明确写到当年傅作义带了一个随员,这个随员就是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这说明,文献出版社及侵权书的责编对于谁是当年陪同傅作义去西柏坡的‘那个秘书’早已是清楚明确的。”张雁峰说。

    “警卫员的叙述是否准确?作为一个权威的出版社,他们有义务也完全有条件去核实。”张律师透露说,1991年某出版社出版的《跟随毛泽东记事》一书同样收录了武象廷的这篇回忆文章,就没有出现涉案的这两句话。

    张律师指出:“目前被告根本拿不出有效证据证明毛主席确曾说过此话。另外,所有史料中凡是涉及这段历史的,从没有人提到过毛主席曾说过这句话。”张律师认为,出版社未经核实刊登出这两句话,不仅损害了阎又文的名誉,其对于毛泽东主席言行的把关也是失职的。

    身份之谜子女多年的心结

    隐蔽身份成了子女的“坎儿”

    阎又文有六个子女。1962年,当48岁的阎又文去世时,他的大女儿24岁,最小的女儿年仅8岁。在孩子们眼里,“父亲是个很有才华、对工作兢兢业业,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为人又极亲和的人。”

    在填写家庭出身时,子女们一直自豪地填写“革命干部”,而父亲隐蔽的身份带来的影响直到他们陆续参加工作以后才显现出来……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一直到改革开放前,在突出政治、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里,他们每个人的人生皆因为“家庭政审不合格”陷入了不可逆转的困境。

    老大的入团入党屡屡受挫。老二曾就职某机关,后被调离。阎又文惟一的儿子老三毕业于名牌大学,本可以进入国防科工委,但因政审不合格被分配到工厂当工人。老四在高中就被列为党员发展对象,但工作多年屡交入党申请书都没有被批准,直到父亲的身份查明后她已49岁才遂愿……在部队的老六的入党问题也一直被搁置。后来,部队破例发展老六入党,但她最终失去了提干和进一步深造的机会。

    单线联系人“解密”阎又文

    在遭受命运捉弄的同时,阎家子女也在苦苦求索父亲的身份之谜,却始终没有答案。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事情在偶然间出现了转机。

    1993年,在公安系统一次老干部聚会上,阎又文二女儿的原领导、时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刘光人遇到了曾任外交学院副院长的老同事王玉。

    解放前,刘光人和王玉都曾从事党的地下工作,而王玉是阎又文“潜伏”时期的绝密单线联系人。听到刘光人介绍的阎又文后人的情况,王玉异常激动。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找阎又文的子女,却无法取得联系。“已经40多年了,阎又文应该可以解密。”王玉感慨道。

    在王玉的带领下,阎家子女见到了原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曾任中央社会部一室主任,主管情报工作),罗青长对国家安全部落实政策办公室特别强调了阎又文的“白皮红心”。

    19935月,农业部分别向阎家6子女的工作单位发去公函,称“阎又文1938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长期在傅作义部从事党的秘密情报工作,在此期间,他利用担任傅秘书的有利条件,为党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关键时刻起到了重大作用,为北平和平解放做出突出贡献”。公函还提到:“过去,因阎又文同志党员身份未公开,而使其子女在政治上、工作上、生活待遇上受到不应有的影响,现在特函告,请予消除,并按照党的政策给予改正为盼。”

    在帮助阎家子女揭开谜团两年后,王玉就辞世了。子女们感慨说,如果再晚一点,父亲的身份之谜很有可能到现在都解不开。

    红色特工十年的“深度潜伏”

    今年是北平和平解放60周年,正在北京市档案馆展出的“北平和平解放史料展”中,阎又文与刘厚同、何思源、傅冬菊三人并列为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肖像置于显著位置。

    阎又文1914年出生,与傅作义是同乡,都是山西省荣河县(今万荣县)人。抗日战争爆发后,阎又文到傅作义将军的部队中从事抗日工作,做了傅的私人秘书。1938年国共合作期间,中共特派员潘纪文秘密发展阎又文入党。

    整个抗日战争时期,阎又文这个高级内线一直没有被启用。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党急需了解傅作义的政治和军事动向。于是,中央社会部边区保安处派王玉设法寻找阎又文。

    19469月集宁战役后,傅作义让阎又文写一封致毛泽东的公开信,痛斥毛泽东及中共发动内战。在请示中央后,周恩来直接指示:这封信要写,而且要骂得狠一些,要让我们的指战员看后,在战场上恨不能把敌人一口吃掉。920,傅作义部队机关报《奋斗日报》刊登了《致毛泽东公开电》,文章言语犀利,逻辑严谨。据史料记载,毛泽东对那篇文章留下了深刻印象。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之后,傅作义到西柏坡拜会毛泽东,阎又文随行。有人引见了傅作义身后的阎又文。毛泽东笑着说:“阎又文,你的文章写得很好啊!”在场的人中,除了知道阎又文身份的几位中共高层领导和阎又文自己外,没有人能听出这句话的一语双关。

    1947年,傅作义被蒋介石任命为华北“剿总”总司令,阎又文担任华北“剿总”政工处少将副处长和对外新闻发言人等职务。其间阎又文将国民党高层对华北的战略决策、傅、蒋(蒋介石)矛盾、傅之想法及思想斗争等都通过王玉告知中央,对中央决策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为北平的和平解放奠定了基础。

    新中国成立后,阎又文曾先后在绥远军区、华北行委和水利部任职。1959,阎又文调农业部。1962925,阎又文因积劳成疾患食道癌去世,年仅48岁。

    去世31年后,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才被王玉和罗青长“解密”。然而,证明仅局限于其子女单位。

    为此,罗青长于1997710专门在《北京日报》发表《丹心一片照后人——怀念我的战友阎又文》的署名文章,为阎又文正名。《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人——李克农》一书的出版和同名电视剧的播出也再次向社会揭开了蒙在阎又文身上的面纱,披露了阎又文的真实情况和历史功绩。

    子女心愿

    事关父亲名誉

    一定要较这个真

    犹豫再三后,为人低调的阎家姐妹才决定在第一次开庭后接受记者的采访,而且希望隐去她们的姓名,不要提及她们向出版社索要精神赔偿金的具体数额。“我们不是为钱。对父亲名誉的伤害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但赔偿是应该、必要的。”在遭遇了很多人生的坎坷后,对已步入晚年的阎家子女来说,很多不平的经历早已云淡风轻了,惟独对事关父亲名誉的事情,是一定要较这个真的——对他们而言,那两句话,对父亲从人品到政治历史进行了双重的侵害,而且这种侵害是颠覆性的。尤其是这样一家权威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很有可能被后人当作历史的依据。

    阎家子女只有一个心愿,希望通过媒体的报道让更多的人知道:无论于党于国于人民,父亲都是一个情操高尚的公仆和功臣,一个无名英雄。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