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往今来 >

事深理密 雅谟远播——析苏轼《教战守策》的论说艺术

2014-04-18 16:21:15  浏览次数:

张兆明

     苏轼,才高学富,是我国文学史上罕见的通才。他的散文才华横溢,成就很高,为欧阳修之后的宋代古文运动的领袖、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诗歌,想象丰富多变,是北宋诗坛的骄傲,影响哺育了一代新人;他的词作,是开创豪放派词风的大家代表;他的书法绘画,也是当世一流;他一生政治命运坎坷,但始终恪尽职守,忧国忧民;尤其是做为参政议论的公文,也写得很有特色。特别是《进策》二十五篇,分析了当时北宋王朝经济、政治和军事各方面危机四伏的形势,提出了除弊兴利的要求,发表了革故鼎新的见解,《教战守策》就是其中最优秀的一篇。

    《教战守策》写于宋仁宗嘉佑年间,距北宋建国约100年,离南宋灭亡约70年。当时,北宋王朝国势日衰,国库空虚,入不敷出,军队腐败,外患频加,军事危机日渐突出:契丹、西夏,步步要挟;而北宋王朝对外主和,以逐年向契丹和西夏缴纳绢匹银两,以换得苟安和喘息,反使对方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构成边防的强大威胁。

    本文针对北宋王朝对外政策的弊端和武备废驰、民不知兵、兵不能战的现状,从边防安全着想、为国家长治久安大计,高瞻远瞩地指出“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的危险。主张平时注重战备,要教民习武,要时刻准备打仗,以应来犯之敌,这中肯而有见地的进谏,确实为最高统治者敲响了警钟,也得到了皇帝的肯定。

    《教战守策》就文种而言,是“策”,策论,是臣子向皇帝献计献策的文字,也是文体的一种。这种文体刘勰在其《文心雕龙》中归为《议对》。该文指出,“议”早在皇帝时代就已经有了,既有其名,也有其实,也称驳议,至汉代方为完备。因而,《文心雕龙·议对》对驳议作家作品的评价,仅从汉代开始,并提出“对”是“议”的别体;接着重点论述其“对策”、“射策”,都是策试时所作的文章。

    对此《辞海》解释为:“古代考试以问题书之于策、令应举者作答,称为策问,也简称策。后来就成一种文体”。又解:“对答因其意图而阐发议论者曰‘射策’,针对问题而陈述政事者曰‘对策’”。

    《辞源》解释“策论”说:“宋庆历以后科举考试项目有经义、诗论、策论。策为策问,试者按问逐条对答;论者议论时事”。

    宋仁宗嘉佑元年至六年,也就是庆历15年后,年仅24岁的苏轼在京应试时,根据皇帝亲任主考、亲自命题,接连写了《进策》二十五篇,借策试劝说皇帝。这的确并非易事,应试结果事小,当官与否不论,弄不好,还有掉脑袋的危险。这不仅需要胆略,还需有高超的智慧和委婉的技巧。刘勰《文心雕龙·议对》说这种文章:“或练治而寡文,或工文而疏治,对策所选,实属通才” [1]

苏轼正是这样奇世难得的通才,他不仅有文学家的睿智,更具政治家的眼光,他挥笔自如,洋洋洒洒,既“言中理准,譬射侯中的”[2];又“使事深于政术,理密于时务’,[3];既“酌三五以熔世,驭权变以拯俗” [4],又“风恢恢而能远,流洋洋而不溢” [5],确为“治体高秉,雅谟远播’ [6]的“王庭之美对也” [7]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教战守策》。先说文体。从公文角度,这是策论,是上行文,是对命题的回答;从写作来说,确是一篇议论文或曰政论文。全文共六个自然段,可分为四个层次。

    文章第一部分即第一自然段,用设问的方式,开门见山地提出“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论点,指出这是当前最主要的危机,语言尖锐而概括,体现了一个上层知识分子,忠于君王,忧国忧民,心急如焚的心理状态。

    第二部分(24)分析问题,展开论证。可分为三层。第一层(2),先援引史实从正面讲经验,“昔者先王知兵之不可去也……,虽有盗贼之变,而民不至于惊溃”。再从反面说教训,“及至后世……,卒有盗贼之警”,百姓“不战而走”;最后做事例论证,举出“安史”之乱这个触目惊心的铁证,有力地说明战守的重要和苟安的危害,振聋发聩、引人深思。

    第二层(3)引用日常生活现象,进行比喻论证,继续分析阐述论点。作者把国家比做一个人的身体,以“王公贵人”和“农夫小民”两种不同的保养方法比喻备战的两种态度。通过对比,自然得出结论:养身之道在于能逸能劳,“狃于寒暑之变”,然后可以“以刚健强力,涉险而不伤”。在此基础上,从讲人体到讲国家,由养身过渡到对其精神心理的论证,末句用反诘“此不亦畏之太甚而养之太过欤?”明确表示对这种做法的否定和批判。

    第三层(4)至此,中心论点本已论述清楚,但作者不仅要从道理上进行分析,还在于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因此,作者又宕开一笔,进行正面论述,先指出天下本来就有意外之患,接着联系宋王朝面临的形势和实际,揭示对战争幻想苟全的偶然性和发生在“迟速远近”的必然性,指出了危机和隐患的所在,“此臣所以大患也”。阐明了论点,道破了写作的目的,针砭时弊,力透纸背。

    第三部分(5)解决问题,得出结论,作者深思熟虑,成竹在胸,力陈“教战守”的对策和方法,先是要“尊尚武勇”、加强备战,要及时考核奖惩;最后又随手一击,用反问给持有非议的人以有力的回击,反复强调,掷地有声。

    第四部分(6)补充论证。行文至此,论证本已

结束,作者言犹未尽,最后,补充解决了一个和“教战守”密切相关的军队弊端问题,又从侧面说明“教战守”的好处,诱使皇帝接受,使论述更加缜密完善。

    总之,我们今天学习这篇论文,是由于它论点鲜明,论据充足、结构严密、论证有力。其艺术性:

    1,论点鲜明,开门见山,针对性强。文章开头针对社会现状提出疑问,抓住人心,引人注意;接着又针对当时社会隐患和危机进行剖析,将自己的主张、见解和盘托出,有强烈的针对性。

2、层次明晰,环环相扣,逻辑性强。作者先用历史上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进行论述,又举出安史之乱的事实进行印证;接着运用比喻论证,道理讲深讲透后,又对社会隐患进行分析;最后找出解决措施。文章由虚到实,由古及今,由内到外,主次分明,论据充分而又结构严密,富有强烈地逻辑力量。 

3、行文流畅,巧用反问,论辨性强。作者运用“农夫小民’’、“王公贵人”、“兽奔鸟窜”、“不战而走”等朴实生动的语言,谈古论今,行文流畅,娓娓道来;在6个自然段中8次用“问”,寓肯定于反问之中,增加文章的说服力。

    我们今天学习这篇论文,还在于它的思想性。作者能够居安思危,寓守于战,寓战于民,确实显示了他做为一个通才的远见卓识,体现了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的敏锐高见。重读本篇,回顾毛泽东主席“要大办民兵师”、“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教导;联系当前美国重返亚太部署包围中国的企图、周边一些国家讨好美国对我们构成的威胁、日本右翼势力的疯狂挑衅、以及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加强军备、强化军事技能、提升国防科技的措施和习主席强调军队要“能打仗、打胜仗”的重要指示,我们更觉得苏轼伟大的胸怀,卓越的见识,高深的远见,杰出的韬略,不得不赞美这位伟大的通才。

    帝国主义存在一天,我们就应该常读《教战守策》,做到警钟常鸣,备战不止。

愿君常读《教战守策》。

(作者系中国公文写作研究会会员、中国公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1]注:见刘勰《文心雕龙》。或:有的。练:熟练。治:政治。工:善于。疏:生疏。全句为:有的对政治熟练,但缺少文学才能;有的善于为文,但对政治生疏,对策所选出来的,实属通才。

[2]注:见《文心雕龙》。中:前一个读zhōng,好;后一个读zhòng,射中。侯:箭靶。全句为:话要说得对,理要说得准,好比向箭靶发射,射中靶心一样。

[3]注:见刘勰《文心雕龙》,事:内容。理。全句为:要使内容对政术谈得深刻,使义理对时务说得细密。

    [4]注:见《文心雕龙》。三五,《史记·天官书》:“为()国者必贵三五”。司马贞《索隐》:“三五,谓三十岁一小变,五百岁一大变。”这里引申为变化。

酌:参考。驭:掌握。全句为:参政变化之理来熔铸时代的镜子,掌握权变之术来挽救世俗的颓风。

    [5]注:见《文心雕龙》。恢恢:宽阔广大。洋洋:盛大。全句为:象大风,气势磅礴,能够吹得很远;象洪流,波涛汹涌,可又没有泛滥。

    [6]注:见《文心雕龙》。秉:掌握。雅:正规的,标准的。谟:策略,计划。全句为:只有高度掌握了政治的问题,这种纯正的谋划政治的文章,才能传播久远。

[7]注:见《文心雕龙》。对:对策。全句为:这才是朝廷上最好的对策。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