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古往今来 >

昏妄与明智:古代官员如何对待错字

2012-10-12 08:00:00  浏览次数:

昏妄与明智:古代官员如何对待错字

 

一年一度的《咬文嚼字》公布的十大常犯语文差错,将社会影响最大的语文差错赐予故宫,因为他们不仅将误为,更在于他们拒不认错的态度。

故宫赠给北京公安局的锦旗写着: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文字虽不雅训,意思也算不错,惜乎将错成了,望之瞠目。更让人惋叹的是,故宫相关人士此后辩称是为了显得厚重才选用了字。其实,一个字的错用,姑且置之一笑,改了就好。人非圣贤,出错了,诚恳地道个歉,公众能够理解。然而硬撑着一路错下去,连出了错认错的常识都没有,那就别怪公众冷嘲热讽了。

由此,想起了古代两个面对错别字态度迥异的官员。一个是清朝的刚毅,一个是北宋的杨亿。

刚毅,协办大学士,光绪时官至军机大臣,手握大权。他在做刑部郎中时,每当看到监狱上报记录犯人瘐毙情况的公文,就提笔将字改成字,并且训斥下属官员不识字。瘐毙指犯人病死在狱中,本来无误,改成字则令人啼笑皆非,引起下属官员暗自讥笑。

他在任军机大臣时,阅到四川镇压少数民族武装的捷报,其中有追奔逐北这个词儿,意思是乘胜追击。刚毅看到这个奏折后大怒,说道:四川总督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奏折怎么能错字连篇呢?打算奏请皇帝下旨申斥。大家都一愣,问道是怎么回事。刚毅说:追奔逐北一定是逐奔追比之误。逐奔,指追逐奔逃之敌;追比指追缴过去抢夺的财物。再说逐北无法理解,你怎么知道败军不往东面、西面、南面逃跑,单单向北跑呢?此时,在一旁的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忍住笑解释道:“‘逐北指的是败逃之敌,不是向北的意思。然而,刚毅连连摇头,最终还是不同意翁同龢的话。

刚毅之所以闹出这些笑话,一是因为汉语基本知识没学好,将字改为字。二是汉语常识匮乏,将追奔逐北说成是逐奔追比。三是自以为是,听不进别人的劝告。说到底,就是特权思维——“这里我是老大我就是真理,以至于一意孤行、恣意妄为。

再说另一个官员。杨亿,北宋真宗时翰林学士、户部郎中,知制诰,也就是皇帝的秘书啦。他文格雄健,才思敏捷,又是一个心气高傲的人,非常自负,不高兴别人修改自己的文章,哪怕是执政大臣甚至是皇帝。然而,杨亿又是非常谦虚的。《古今谭概》中记载着杨亿一件趣事。杨亿曾经告诫自己的门生说,写公文要用规范化的书面语言,应该尽量避免使用口语和俗语。事后不久,杨亿在起草一份表章时,却使用了伏惟陛下,德迈九皇这句话,意思是颂扬皇帝的德行超过了上古传说中的九位圣明君主。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好的,但有接近口语之嫌。杨亿的门生郑戬于是想起了老师以前说过的话,便问道:卖完韭黄,请问什么时候能卖青菜?杨亿听后哈哈大笑,当即挥笔改掉了那句话。

杨亿是宋真宗朝最有名望的大秘,博览强记,尤长于典章制度。曾参预修《太宗实录》,主修《册府元龟》。杨亿有诗集《西昆酬唱集》,以他为代表的西昆体还是北宋初期诗坛上声势最盛的一个诗歌流派。他又以骈文名世,今存《武夷新集》20卷。这个心气高傲甚至不愿皇帝改动自己文章的大秘,却能够虚心并乐意听取别人的正确意见,是一个真正有学问的明智高人。

汉语是个丰富庞杂的语言系统,汉字又有繁难的特点,要全面正确地掌握它确实是不容易的事情。可以说,没有一个使用汉语的人不会犯错的。这就需要每一个人端正态度,重视规范,养成勤查字典的习惯,去掉草率马虎的习气。一旦发现错误,要及时对比分析,决不放过。最好的办法,就是互相帮助,及时纠错。千万不要像刚毅那样,自以为是,强词夺理,以致成为千古笑谈。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