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
当前位置:首页 >> 学者园地 >

一个文秘科研教学接地气的会议——全国第15届公文学术研讨会侧记

2018-02-26 17:09:25  浏览次数:

    20178月上旬,中国写作学会公文写作专业委员会第15届学术研讨会在陕西省铜川市照金镇召开。这次研讨会以习近平文秘思想为指导,总结交流了近两年来文秘科研、教学取得的新成果和新经验,研究部署了新形势下开创文秘科研、教学新局面,更好发挥以文辅政作用的问题。大家反映这是一次文秘科研、教学接地气的会议。笔者参加会议,收获颇多,认真梳理会议交流内容,以下三点经验更值得学习借鉴。

一、把文秘工作的重点难点作为科研课题

搞文秘科研首先要确定科研课题,课题选得准不准,好不好,决定科研的方向、质量和成败。科研课题从哪里来?是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还是在教科书上炒来炒去,还是贴近文秘工作实际去寻找,答案无疑是后者。

在这方面,新疆秘书公文协会的做法引人瞩目。为了找到合适的科研课题,他们结合办秘书公文写作培训班,先后深入到和田、喀什、博尔塔拉等地州,通过开座谈会等形式,征求基层文秘干部对科研的意见。在自治区秘书公文写作培训班上,又搞了问卷调查,让学员填写:你认为文秘工作最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通过综合、概括,从10几个课题中,遴选出两个重点课题。一是秘书与领导的关系。大家认为,秘书是领导的参谋和助手,搞好与领导的关系至关重要。一些秘书,特别是年轻秘书对怎样做到工作到位又不越位,怎样处理坚持原则与服从领导的关系,感到不好把握,亟待研究解决;二是讲话稿的写作。理由是,讲话稿虽没列入正式文种,但它使用频率高,用处广泛,在整个公文写作中,占到一半以上。在众多的公文写作论著中,对讲话稿的写作没有详细论述,有的只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广大文秘干部迫切要求加强对讲话稿写作的研究,探讨其规律,以便在讲话稿写作中,有所遵循。

课题确定之后,就要组织人研究攻关。他们一改过去少数人关起门搞研究的做法,采取专兼职结合的办法进行,即以专业人员作骨干,当领头羊,同时调动广大文秘人员的科研积极性。每次办培训班,都要求学员联系工作实践,写一篇论文或经验性文章,先后写出1000多篇。专业人员从这些论文、文章中吸取营养,撰写出一批质量较高的论文。如:《坚持向领导负责和人民负责的一致性》、《秘书要善于从领导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秘书要摆正自己位置,做到工作到位不越位》、《撰写讲话稿应做到五个符合》、《撰写讲话稿应把握四个环节》、《谈谈会议讲话稿间的协调照应》等。

他们将这些论文择优送《秘书工作》等杂志发表,同时用于

编写教材。在自治区秘书公文写作培训班上,增开了《秘书与领导的关系》和《讲话稿写作》两门课程,选派有实践经验的教师讲授。由于较好地解决了文秘工作的两大难题,教学质量明显提升。广大秘书参训的积极性空前高涨,由最初的每期几十人,增加到500多人,最多达到700多人。

二、在工作一线和科研前沿挖掘科研资料

搞文秘科研,离不开资料。就像盖房子一样,光有设计图纸不行,还要有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才能把房子盖起来。可以这样说,只有资料到手,研究工作才能进行;只有资料新鲜、丰富、详实,才会出好的科研成果。搜集资料同样不能靠空想、抄袭,而要迈开双脚,亲自动手,到文秘工作第一线和科研前沿去挖掘,去陶冶,去提炼。在这方面,公文写作学论著高产专家栾照钧同志的经验很值得借鉴。

栾照钧从事文秘工作和公文研究50多年,前30余年先后在公社、县和地市级党政机关担任文字秘书和主管文秘工作的办公室主任,走上领导岗位后对公文写作扔不离不弃,起草的各类文稿不计其数;退休后20年,先后担任特约撰稿人、兼职教授,现任中国写作学会公文写作专业委员会顾问、中国公文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共发表学术论文和公文评改等文章600多篇,撰写公文研究专著16部,约800多万字,其中前期出版的8部均荣获全国一等奖。《公文病误矫正指南》等书,被省级机关选为秘书公文写作培训班教材。

这么多文章、论著,不仅体例别具一格,而且涉及的资料浩如烟海。令人惊奇的是,全部资料都是他以惊人的毅力,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都渗透着他的汗水和心血。笔者曾拜读过他的多部著作,给我的印象是原创、新颖,实在,没有抄袭的痕迹。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在黑龙江省某地级机关担任办公室主任期间,常带领秘书科长和秘书深入所属县级单位,调查研究,指导公文写作,培训文秘干部。期间,既总结出许多新鲜经验,又收集了方方面面的病文、病例,为公文评改和公文研究积累了丰实的第一手资料。

栾照钧收集科研资料,处处留心,长期坚持,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为了写好80余万字长篇专著《公文语病实例与评改大全》,他十几年如一日,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见到公文就认真研读、剖析,肯定可取之处,挑出其中的瑕疵。有一次,他从大连坐船到烟台讲课,发现船上贴着海事部门的公告,其中一条写着:禁止武器、毒品.或其他违禁物品上船,善于挑刺的他一眼就看出语法的错误:武器、毒品或其他违禁物品怎么能自己上船呢?禁止后面应加上携带二字才对。在讲课时,他讲了这个案例。

当然,要搞好文秘科研,仅靠自己在实践中积累资料还是不够的,需要广泛涉猎,细心研读,借鉴前人的经验,并与同行交流。这种借鉴和交流,不是抄袭,而是为了开阔视野,拓宽思路,为创作提供更丰富的营养。为了厘清各级各类机关公文之差异、各个时期的公文之不同和公文处理规定之沿革,开展拓展性研究,他曾自费到北京图书馆查阅资料,时间达半月之久。为了确保在公文研究的前沿挖掘科研资料,他常常废寝忘食,重点研读各个时期的公文处理和国务院公报以及法律、法规、规章,广泛阅读公文著作和专业报刊,查阅政府网站和文秘网站。不管阅读什么资料,也不管是否权威,出现错讹或瑕疵,他都及时评析矫正,或者从某一学术观点切入,快速撰写出有独到见解的论文;或者抓住公文写作、公文评改、公文研究中的难点、疑点、盲点问题,迎难而上,全力破解,尤其敢于破解积非成是的问题。

在与同行的频繁交流中,他既全力帮助别人,也不断提高自己。2014年,他与“80”后才秀,湖南省某公司的刘伟,曾就一学术观点进行过争鸣,竟然成为忘年之交。20154月以来,除电话、短信、微信交流外,仅来往电子邮件就达275件,共15万字。其间,两人就公文写作、公文评改、公文研究等,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共同推出了很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三、让有文秘实践经验的教师讲授文秘课

文秘学是实践性很强的学科,在教学中只讲理论,不讲具体操作,往往得不到好的效果。但现实情况堪忧,一些教秘书学的

教师,自己没当过秘书,不熟悉秘书业务;教公文学的教师自己没写过公文。令人欣慰的是,这个问题已引起人们的重视,一些院校开始从有文秘实践经验的干部中选拔教师,有的派出教师到党政机关挂职锻炼,跟班学习,还有的院校与党政机关建立长期合作关系,邀请秘书长或办公室主任来校讲课、交流。

会上,西北师范大学知行学院副教授王晓春介绍的经验,使人眼前一亮。王晓春在师范大学学的文秘专业,毕业后没有马上到大学任教,而是应聘到西北师范大学办公室当一名秘书。办公室是综合部门,处在中枢的位置,工作面广、量大、头绪多,成天有办不完的事。工作担子重,辛苦,对自己的锻炼也大。通过六年的秘书工作实践,他熟悉了办公室的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学习了办文、办会、办事的基本知识及技能。尤其是公文写作进步较快,由写豆腐块式的小材料,逐步过渡到写讲话稿、调研报告、工作总结等大材料。这一切是在课堂上学不到的。

王晓春介绍说,2010年学校机构改革,让符合条件的行政人员,担负教学任务。他通过试讲,也被选中。开始担负的课程很少,每周只上一堂秘书实务课,其他时间仍在办公室工作。2014年,他离开了工作6年的校办公室,到中文系当一名专职教师,负责《秘书学概论》、《秘书实务》、《应用文写作》等课程的讲授。

在授课中,他不断反思教材与实际工作的差距,并把这些思考带到课堂教学中,查找和纠正书本中存在的问题,形成有自己

特色的教案和课件。撰写讲话稿是广大秘书重要任务之一,也是比较难把握的问题,但教科书上论述不多。王晓春对这方面教材进行了大幅度拓展,联系自己写讲话稿实际,进行了详细讲授,受到学生欢迎。在文种使用问题上,也存在教材与实际不一致的地方。他列举兰州举办国际马拉松比赛,当地公安局要发文实行交通管制的例子,介绍了一些单位将公告通告两个文种混用的情况,讲了这两个文种的主要区别和使用范围。

六年的秘书工作经历,使他对理论联系实际更有了底气,在课堂上,不仅讲理论,也讲实际操作。他改变了从书本到书本的旧模式,注重老师和学生互动交流,不搞教师一言堂。在讲授《应用文写作》课时,老师讲和学生练各占一半,并把自己撰写的讲话稿、报告、决定、通知、简报等材料展示给学生,引起他们的极大兴趣和强烈共鸣,响起阵阵掌声。学生们反映,这样讲课形象、直观、可操作,学了就能用。

公文学术研讨会上交流的大量材料证明,文秘科研、教学要发展,要创新,更好发挥以文辅政作用,必须在习近平文秘思想指引下,走好接地气这条路。这已成为广大文秘人员的普遍共识和共同行动。

(作者系中国写作学会公文写作专业委员会顾问)

网站说明| 联系我们| 使用帮助|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